經典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真正的天子望氣術
    ps:感謝qq閱讀的書友凡塵打賞的一萬書幣

    七叔的箭矢出鞘,奪魄追魂,他只剩下八箭,只要這八箭能夠將楚休重創,他便無法走出這通天塔!

    第一箭剛剛被楚休施展智拳印費力擋住,但這第二箭卻是已經來到了身前。

    如果說第一箭的風暴乃是狂暴的力量,那這第二箭便是無與倫比的鋒銳。

    箭矢剛剛臨身,楚休便已經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壓力襲來,鋒銳刺骨的力量好似要將楚休硬生生刺穿一般。

    厲喝一聲,楚休直接手捏大金剛輪印向前轟出,雙手各自結印,一印接著一印的落下,竟然在轉瞬之間轟出十余記大金剛輪印!

    快慢九字訣中每一式所消耗的內力都不小,大金剛輪印作為楚休最開始所掌握的印法,威能不低,但跟其他印法比,對于自身力量的消耗已經算是低的了,所以這式武技也是被楚休用的異常的純熟。

    不過現在楚休卻是在瞬息之間便爆發出了十余記印法出來,這對于楚休的消耗也是異常之大。

    最終那一箭被楚休硬生生的轟碎,但他的虎口卻也是滲出了一絲鮮血來,甚至就連雙臂都在微微顫抖著。

    看著七叔,楚休緊皺著眉頭。

    這才只是第二箭而已,七叔那邊可是還有著六箭未出,自己能否完全擋下這一箭可是未知數,再這么打下去,他遲早是要被七叔給耗死的!

    所以在擋下那一箭之后,楚休立刻手捏內縛印,身形速度瞬間化作一道殘影一般,向著七叔急速的沖去。

    對于現在的楚休來說,他的機會只有一個,那就是跟七叔貼身近戰。

    七叔一身的武功都在他的弓箭當中,哪怕他不動用奪魄十三箭的箭矢,他也會直接動用內力罡氣化作無形箭矢來攻擊的,其他的拳腳功夫楚休沒看七叔施展過。

    況且就算是他會也無所謂,楚休也不相信七叔能夠將奪魄十三箭修煉到這種程度之后,他其他的拳腳武功也是如此恐怖。

    看著楚休沖過來的身影,七叔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來。

    江湖上以弓箭為兵刃的武者很少,甚至可以說是稀有的程度。

    因為這種兵器太過極端,甚至極端到了在遠處無人能敵,不過一旦被人貼身近戰幾乎立刻就會被人秒殺的程度。

    七叔從先天境界時便開始專修他的奪魄十三箭,他能夠一直從先天修煉到現在,經歷了無數的惡戰也沒死,七叔自然也是有著自己底蘊在的。

    像其他人都會同修其他拳腳武功來增強自己在近戰上的實力,但七叔則不然,他則是更加極端的去修煉自己的奪魄十三箭。

    想要讓敵人無法近身其實很簡單,只要在半路將對方射殺,不給對方一絲一毫的機會便可以了。

    在楚休的身形沖過來的一瞬間,七叔赫然直接抓出了三根箭矢搭在了他巨弓之上,三根箭矢之上卻是繚繞著三股不同的力量,其中一根之上有著雷霆環繞,一根寒氣襲人,周身有著冰凌凝聚,最后一根則是炙熱如火,就連周圍的天地元氣都在燃燒著。

    一弓三箭,奪魄追魂!

    眾人只能聽到一聲猶如雷霆霹靂一般的炸響之聲傳來,強大的氣勢頓時環繞在整間武庫當中,引得在場的眾人全都看向七叔跟楚休交手的方向。

    三根箭矢帶著青、藍、紅三色,仿佛是三顆流星一般向著楚休轟然砸落,那股強大的氣勢讓所有人都為之色變,就算是岑夫子都是如此。

    之前七叔在跟岑夫子交手的時候他雖然是壓著岑夫子在打,但七叔卻是沒對岑夫子動必殺之心。

    畢竟只是尋常的奪寶而已,夏侯氏跟巴山劍派又沒有什么仇怨,擊敗對方就算了,沒必要非下殺手。

    況且通天塔內危機四伏,七叔也不可能將他所有的奪魄十三箭都用在岑夫子的身上。

    結果現在七叔三箭齊出,這股威勢在岑夫子看來,哪怕是他都無法百分百有把握接住。

    而此時直面七叔那三箭齊出的楚休壓力則是更大。

    這三箭幾乎封鎖了楚休周身所有閃避的空間,雖然只出了三箭,但卻是給人一種天羅地網般絕望之感。

    在那一瞬間,楚休周身血霧爆發,他直接燃燒精血,手捏獨孤印,罡氣如盾,不動如山!

    無邊的氣血之力滲入那罡氣盾當中,使得楚休的周身都籠罩在那無邊的血色當中。

    三只帶著各異力量的箭矢爆射到楚休獨孤印之上,那一瞬間所爆發出來的威能直接讓整個武庫都顫了兩顫。

    楚休的身形被那三箭直接轟的步步后退,每退一步,他的腳步都深深的印在大地之上,留下一個一尺多深的腳印和裂痕。

    連續十余步后退,楚休身前的獨孤印終于碎裂,但三箭也終于是耗干了力量,掉落在了地上。

    不過就在此時,楚休卻是一口鮮血猛然間噴出,面色煞白一片。

    楚休獨孤印主要是抵擋罡氣的防御秘法,但抵擋罡氣卻不一定能夠擋得住交手時那股劇烈的罡氣波動。

    在七叔的三箭之下,楚休還是傷到了內腑,被直接震傷。

    這一擊的力量之強大,三箭之威凝聚到一點之上,哪怕是楚休在天罪舵主跟陸先生身上都沒有見到過,換成弱一些天人合一境武者,他們恐怕直接就會被這三箭給射殺!

    七叔又是一根箭矢拿在手中,看著吐血的楚休,七叔淡淡道:“我的奪魄十三箭,你一個人便擋下了我六箭,已經算是很不容易了,但可惜,接下來這最后三箭你是看不全了。”

    在七叔看來,楚休已經重傷,自己有把握在兩箭之內射殺楚休,這奪魄十三箭的最后一箭,楚休的確是看不到了。

    箭矢之上盤繞著猩紅色的鋒銳殺機,其實七叔每一箭上所攜帶的力量都不一樣,奪魄十三箭可不僅僅是一門武功,其中可是包涵了十三種變化。

    這一箭爆射而出,殺意沖霄,甚至連銀白色的箭矢都給染成了赤紅之色!

    不過就在這時,楚休卻是并沒有選擇去躲,而是雙目望著那箭矢,天子望氣術被他施展到了極致,精神力極具的消耗著,腦海當中甚至都傳來了一陣劇痛之感!

    此時在楚休的眼中,七叔那一箭沒有絲毫的破綻,那是力量的極致,堪稱無懈可擊。

    這種程度的天子望氣術還不夠!

    楚休的雙目當中綻放出了一絲微光來,兩縷鮮血從他眼底流淌而出,但楚休卻是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此時在楚休的眼睛,那代表力量的一箭之上有著密密麻麻的線條在扭動著,不過在天子望氣術施展到了極致的情況下,那些線條卻是開始延長著,扭曲著。

    在這一瞬間楚休仿佛是踏入了新的一重天地一般,他看到了!

    那些延長的線條代表著的不是現在,而是未來!是七叔那一箭所要路過的軌跡!

    天子望氣術神威內斂,尋常人是看不出楚休的異常來的。

    在眾人看來,七叔射出這一箭之后楚休就在這里傻愣愣的站著,好像已經放棄了抵抗,準備等死一般。

    正在跟岑夫子交手的呂鳳仙瞪大了眼睛,想要去救援楚休,但卻被岑夫子死死的纏住,根本就脫不開身。

    而謝小樓和莫天臨等人倒是想去救,但面對七叔這一箭,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資格去救。

    曾經在楚休手中吃過虧‘三毒魔指’尹羅華、雷云寨的大當家陳云等人則是在暗中冷笑著。

    你楚休不是囂張嗎?不是霸道嗎?不是誰都沒放在眼里嗎?現在如何?還不是要死在這里!

    不過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在場的眾人都瞪大了眼睛,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

    七叔那一箭臨身,距離楚休只有不到一丈的距離,但楚休卻是猛然間向著一個方位踏出了三尺的距離。

    就是這三尺的距離,箭矢險之又險的從楚休身邊劃過,甚至那箭矢之上的罡氣也只是跟楚休的護體罡氣險之又險的劃過,并沒有產生絲毫的沖突。

    七叔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震驚之色,不過這還沒完,奪魄十三箭追魂奪魄,沒有飲血,哪能這么輕易的就被躲過去?

    那一箭在落空之后,箭矢之上卻是爆發出了一抹刺目的殺機紅芒來,竟然直接扭轉箭身,繼續向著楚休的后心刺來。

    楚休連頭都沒回,再一次朝著一個方向的踏出一步,箭矢也是再次不差分毫的從楚休身邊劃過。

    第二次落空,箭矢再次折返,不過結果卻都是一樣,仍舊是落空。

    連續被楚休躲過了三次,七叔附著在箭矢之上的罡氣已經不足以讓箭矢再一次折返了,長箭直接釘在了武庫的墻壁之上,力道仍舊大的驚人,直接釘到了墻壁之內,只留下一截尾羽顫動著。

    在場的眾人看了看楚休,又看了看七叔,摸不清這是什么情況。

    以武者的速度想要躲避尋常的箭矢很簡單,因為箭矢的軌跡都是固定的。

    但七叔的奪魄十三箭上卻是附著著罡氣,追魂奪魄,直接鎖定了楚休,軌跡都在時時刻刻的變化著,但結果每一次楚休都能夠恰到好處的躲過,硬生生把箭矢之上的罡氣給耗光,讓其無法再鎖定楚休,這就好像是七叔在配合著楚休演戲一般,簡直不可思議。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