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劍帝臨 > 千古 第一章 搬山
    “咔嚓——”

    寂靜的深山密林之中,忽聞一聲朽木碎裂的聲音。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自灌木叢中閃身而出,緊接著這道身影之后,數米來高的巨木上猛地躍下一位身著粗布麻衣的少年。

    麻衣少年雙足落地,卻并未帶起太大的聲響。少年轉頭看向前方的密林,隨手拔出身后背負著的玄鐵長劍,壓抑著氣息向著前方的茂密叢林走去。

    深山巨木之間,林間間隙難免有著些許日光滲透而下,似是沒有注意前路,一束日光冷不防地照射到麻衣少年手中長劍之上,被長劍折射的日光一晃,麻衣少年雙目一瞇,腳步便不免有幾分紊亂。

    似是因為這日光刺目遮掩了視線,麻衣少年微微皺眉,作勢便欲后撤退去,然而少年左腳剛剛后撤半步,在其身前的叢林中突兀地竄出一道灰影,灰影不過轉瞬便游掠至少年身前。

    隨著灌木叢中的灰影撲向少年,這道灰影的身形也暴露在麻衣少年視野之中。只見麻衣少年身前一只體表泛灰、眉生銀線的灰豹正張開泛著腥臭味的血盆大口,直撲撲地咬向少年的頭顱。

    從灰豹自林間竄出時,麻衣少年后撤的腳步便已然止住,眼看著這灰豹氣勢凌人的一撲,少年眼中不由得帶起幾分凝重。

    山間林灌,草灰銀線。搬山境妖獸,銀線豹。

    作為不歸山最外圍的霸主,銀線豹自然不是尋常猛獸可以比擬,靈智已開的它早已被世間修道之人劃分為妖獸之一,雖然僅僅是最低的搬山境,但既為妖獸,何存善類。

    通體泛灰的銀線豹朝著依舊杵在原地的麻衣少年嘶吼一聲,揚起的獸爪便緊接著凌空拍下,手持長劍的少年不由得提劍上挑,以左手撐起劍身,硬抗下銀線豹這蓄勢已久的一擊。

    豹爪與長劍猛地碰撞在一起,于林間帶起一陣金石緩緩摩擦的刺耳之音。

    見得一擊不得,銀線豹再次嘶吼一聲后便向著豹爪之下的長劍一按,借力便向后跳去。

    麻衣少年瞥了瞥腳下因為受力凹陷出一個大坑的泥地,下意識地甩了甩微微發麻的右臂,隨后定睛看向依舊徘徊在自己身前兩三米的銀線豹。

    似是因為一擊不得而有些許慍怒,銀線豹的雙眸不知何時已經變得一片赤紅,豹爪在林間泥地之上刨出道道爪痕,在麻衣少年雙瞳緊縮的瞬間,銀線豹便再次縱身而起。

    手中長劍迎向裹挾著泥土的獸爪,麻衣少年雙腿微微一曲,借此卸下身前這搬山境妖獸的巨力。劍身與獸爪僵持的片刻,麻衣少年身前卻突然響起一聲震耳的嘶吼,少年微微愣神,而就在此刻,異變陡生。

    因為將腹中的一口氣嘶吼而出,銀線豹獸爪之上的力道不由得弱上了幾分,然而眼看著長劍逐漸壓向自己,銀線豹卻沒有絲毫退卻之意。

    趁著麻衣少年愣神的片刻,銀線豹有力的后腿于泥地之上再次一蹬,硬生生止住豹爪上的的頹勢。

    與此同時,銀線豹的眉心更是突兀地泛起一道灰光,麻衣少年回神的剎那,一道灰芒已然自銀線豹眉心射出,直直的刺向麻衣少年的額頭。

    搬山境妖獸銀線豹,以銀線為名,自然不是因為它眉心的銀線好看,而是因為銀線豹眉心的銀線之中還隱藏著一直常年緊閉的銀色豎眸,豎眸不睜,一睜便是一道可斬搬山的銀芒。

    然而,銀線豹自是憑借出其不意的一吼使出了自己隱藏的銀芒,但電光火石之間,銀線豹又怎會注意到麻衣少年愣神之時嘴角扯出的細微弧度。

    銀芒自銀線豹眉間傳出,剎那間便已經接近了麻衣少年。

    但似是早有預料一般,麻衣少年在銀線豹后腿借力一蹬的那刻起,便以早早后撤半步的左腳為支點來了一個漂亮的側身,手中長劍更是借著銀線豹豹爪的撲殺將銀線豹向身后甩去。

    不等銀線豹回頭,麻衣少年便再次轉身,手中長劍更是直直刺向銀線豹的腹部。

    隨著劍身之上沾染點血跡,麻衣少年抬袖擦了擦額間的細汗,不由得松了口氣。

    伴隨著銀線豹的頹然倒地,麻衣少年與銀線豹四周的古木之中再次躍下數道身影,這些身影或負劍、或背弓,但無一例外,這些人影身上散發的氣勢都遠遠強盛于麻衣少年。

    “不錯,心思縝密,出手果斷,更是對銀線豹的習性了如指掌,姬皓,老村長果然沒有唬我,你小子當真常來這不歸山中歷練。”

    麻衣少年身前眾人之中,為首一位背負著寬劍的壯漢揉了揉少年的頭發,大大咧咧的聲音中毫不掩飾對麻衣少年的贊賞。

    “姬虎叔,老村長那就是唬你呢,以前我來不歸山,不過是因為娘親生病需要一些藥材,哪里是來歷練。”

    不動聲色地將頭移出姬虎的大手,麻衣少年姬皓隨手扯出一張獸皮擦掉劍身之上的血跡,更是轉頭對姬虎翻了個白眼。

    “姬皓的搬山境修為的確不俗,只是可惜了進階緩慢,族中其余那些同齡小輩大多已經填海境,五長老的孫子更是已經晉階開脈境,與他們相比,姬皓倒是還需努力啊。”

    姬虎身旁,另一名背弓的瘦小男子故作無意地瞥了姬皓一眼,隨后轉身看向眾人中心一名正閉目養神的白發老人,眼底不由得帶起了幾分崇敬。

    “姬羽,武道之路向來變數頗多,姬皓雖然目前境界尚低,但在這不歸山中歷練幾年,未必沒有追上我那孫兒的機會。我姬家子弟,向來皆有凌云志,姬皓,你說是嗎?”

    似是聽到了瘦小男子的講話,白發老者緩緩睜開雙眸,略帶欣賞地瞥了姬羽一眼,隨后定睛看向姬皓,一股屬于上位者的威壓不露自顯。

    “五長老說的是,姬皓定會努力。”

    已經背負起長劍的姬皓神情淡漠的應了一聲,背負在身后的右手卻是不自然的緊握成拳。

    作為隱居于不歸山中的隱族,姬家一向尚武,家族更有族規不至生滅境不出不歸山。

    修武一途,肉身前四境分別為搬山、填海、開脈、神府,依托于一族的武道修行,姬家年輕子弟自然進階不慢,與姬皓年齡相近的姬家弟子將近百名,但像姬皓這般至今還停留在搬山境的早已十不存一。

    人老成精的五長老姬風自然聽出了姬皓言語之中壓抑的憤懣,但白發老者隨意地瞥了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姬皓身前的姬虎一眼后,卻是不動聲色的開始繼續閉目養神。

    松開右拳,姬皓用獸皮隨意的擦了擦掌心的血痕,對著看向自己的姬虎微微點頭示意自己沒事后,姬皓背起剛剛斬殺的銀線虎,步伐壓抑地跟在眾人身后繼續向著不歸山深處前進。

    姬家尚武,對于年輕一輩的弟子尤其優待,但這種優待卻有著特殊的要求。

    十歲搬山、十五填海、二十開脈,這便是對姬家年輕弟子肆意享用家族資源的基本要求。

    作為已經年滿十五卻并未突破填海境的弟子,姬皓這類族中所謂的修武廢柴便需要跟隨族中的獵妖隊入不歸山為家族撲殺妖獸,而這些妖獸更是大多被族中長老煉制成各種藥丸丹散用以輔佐那些天才弟子的修行。

    緊了緊背負銀線豹的麻繩,姬皓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姬家以五長老為首的一行人看自己不順眼早已是人盡皆知的事情,畢竟當年自己的老爹仗著天資超群,僅用一只手便壓制了五長老一脈所有的同輩弟子。

    只是在姬皓幼年之時,姬皓的父親便突然離開了姬家,至今未歸。

    所幸姬皓在數年后便承擔起了姬家一族的天才之名,六歲入搬山境,八歲便成就圓滿搬山境,體內血氣如鳴,就在姬家眾人以為姬皓即將在十歲之前突破填海境,打破族中記錄時,姬皓的修為卻突然開始停滯不前。

    從八歲的血氣如鳴一直鳴到十五歲,隨著同輩弟子漸漸超過姬皓,以往的天才之名便成為了一個笑話。

    父親的離族加上母親的重病,沒有長輩作為依托的姬皓無疑成為了姬家小輩們欺辱的最好對象,更因為姬皓父親當年的鋒芒畢露,以五長老一脈為首的青年一輩亦是早看姬皓母子二人不順眼。

    平復好身體內涌動的氣血,姬皓不由得苦澀一笑。

    搬山境,練血鍛體,直至力可搬山。

    作為上古人族模仿洪荒異獸而創立的修煉第一境,搬山境原本便是人族希望模仿洪荒異獸的蠻橫肉體設立的境界。

    但人類自然不可能像真正的洪荒異獸一般僅憑肉體便力可搬山,因此對于人族而言,搬山境的意義便是打磨體魄,為后來的修行奠定基礎。

    搬山煉血,直至氣血合鳴,方可直入填海。

    這句話不知道已經在姬皓的心底被翻來覆去的品味過多少遍,但讓少年氣悶的是,無論自己如何氣血合鳴,這鳴來鳴去的七年內,自己的修為卻是不見絲毫增長。

    下意識的一拳擊向身旁的古木,一堆樹葉欻欻而落,姬皓抬頭,見得走在自己身前的幾人回頭看向自己,少年破天荒的笑了笑,卻是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這樹樹干長歪了,我幫它扭扭。”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