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平凡人的飯碗 > 第16章 遍地新聞
    隨著報道入學的學生漸漸多起來,宿舍里的床鋪全部讓五顏六色的被單與褥子所覆蓋,好似多彩的地毯,對于這些稚氣未脫的孩子們,過這樣的集體生活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遭。雖然他們中大多是第一次離開家,但是集體生活的大場面所產生的新鮮、樂趣,緊緊吸引著他們。

    下午的時日已過半,余熱依然彌漫在空氣中,送學生的家長也陸續離去,大家雖第一次見,卻沒有絲毫的陌生,彼此互致問候之后,便三三兩兩地攀談起來,突然一個抬高“八度”的聲音將大家的談話聲壓了下去:“大家靜一靜,剛才李老師安排,我們收拾一下東西,然后拿著餐具一起到教室集合!”

    這聲音不僅似堵住了大家的嘴巴,同時將大家的眼神齊刷刷地吸引了過去。站在宿舍門口講話的同學,他一米六的個頭,四方臉,雙眼皮,微胖的身材穿著一件雪白的的確良襯衣,下邊著一條藍色的褲子,腳下踩著一雙黑色的涼鞋,雖然說話的語音很高,但是微笑卻掛在他那寬大的臉上,眼睛咪成了一條縫,向大家傳遞著發自內心的、友善的表情。

    他話音剛落,大家便各自拿出自己準備的瓷碗、瓷缸、勺子、筷子等各式餐具,隨著這位同學的引路,徑直走向即將開始他們新學習征程的教室。

    教室為三間瓦房,一字并排放置雙人桌四張,當天入學時,可坐九排,除了兩邊與中間僅可走單人的過道外,再就是三尺講臺,對門講臺另一端有空間的地方放置了一個小櫥子。這些大多從鄉村小學走出來的孩子們,對于這樣擁擠的座次,還是頭一次見到。同時來到教室的還有那些扎著小馬尾、留著小留海的二三十位小女生。大家沒有任何爭搶,依次涌入并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來,靜靜地等著一個新的開始,大家都在翹首祈盼著什么似的,瞪著大眼睛看著三尺講臺上的大黑板。

    安靜僅持續了幾分鐘,大家并沒有看到講臺上有什么人上去,于是細微的嘀咕聲便開始了,不大一會兒,便演繹成了嘰嘰喳喳聲,聽不到大家在議論什么,但是卻似有說不完的話似的,彼此的嘴巴并沒有閑著。

    依然是那位引領大家來教室的同學,從門外走進來,緊走了兩步,直接登上了講臺,他并沒人做任何手勢,僅在講臺上站定,教室立即安靜下來,幾十雙眼睛齊刷刷地聚集到講臺上。

    “晚飯將開始了,李老師讓我統計一下大家吃飯的數量,饅頭是按個定的,晚上你吃一個饅頭就在這張紙上寫上個數與自己的姓名,如你吃饅頭個數是一個就寫上‘1’,如果兩個就寫上‘2’,大家聽明白了,現在大家傳著寫上,走讀的學生,可以回家吃晚飯,七點前到教室集合。”那同學一口氣說完,便下了講臺,彎腰將一張紙與一只削好的鉛筆遞給了坐在講臺下第一排靠近教室門的那位同學。隨之大家沸騰起來,大概就是圍繞著吃幾個饅頭的議論。

    就在這議論聲中,幾位走讀的同學站起身來,走出了教室,各自回家去了。

    太陽跳躍似的下滑進了屋:“我們過去幫忙吧!”馬法成當即贊同,兩人走過去,幫著洗刷。

    “謝謝!我叫嚴東方,你們呢?”嚴東方邊刷著木桶邊問道。

    “客氣啥,我叫馬法成,辦法的法,成功的成。他叫穆珍。”馬法成搶先回答道。

    刷完木桶,他們三人將木桶抬到教室門口一旁放下來,這時穆珍發現,木桶并不是很輕,一個人提起來,明顯有些吃力。

    太陽公公害羞般地變紅了臉,預示著夜的大幕即將拉開,教室里四個長燈管亮起來,當年的農村,能夠接上電燈的就很少,即便用上電的農村,家里也只是接了幾個打開發紅的電燈泡,這樣的長燈管也只是偶爾在公社供銷社里見過,但是用的家庭還是鳳毛麟角,燈光縱然比起現在大功率節能燈昏暗許多,但要比起很多當年未供電的鄉村煤油燈,已經似天上“神燈”了。

    坐在教室內同學們彼此之間均剛剛認識,但卻似久未相見的熟人一樣,彼此相互交流得正歡,教室內嘰嘰喳喳,嗡嗡作響,畢竟是七十余人,空間有限。

    當掛在校園南部那排辦公室西頭的電鈴響起后不到一分鐘,班主任李老師大步邁上教室講臺,用嶄新的黑板擦敲了敲講臺上的講桌兩下,教室內的喧囂戛然而止,靜得可以聽到窗外細微風聲吹動樹葉的聲音,李老師的開場白開始了:“祝賀大家進入我們班,從今天開始,大家就是中學生了,這是大家一生學習生活中新的開始。現在全班共七十二名同學,其中五十名同學是從八百余名參考的同學中優中選優選出來的,另外的二十二名同學是我們后續補招進來的,但是無論是優選的,還是補招的,我們每個同學都是小學班級的尖子,我為擔任你們的班主任感到榮幸,將來我會為你們的未來感到自豪!為了便于大家與我的溝通,先任命一位班長,請嚴西光同學站起來!”

    班里坐在中間靠邊的引領大家來教室的那位男生站了起來。

    “請向大家自我介紹一下自己!”李老師投去信任的目光。

    “我叫嚴西光,來自湖里,今年十三歲,我們那里是湖區,上學不容易,所以就報考了我們這所中學,今后我會與大家共同生活,共同學習,共同進步,謝謝大家!”顯然,嚴西光講話條理清晰,話語中透露著堅定,沒有絲毫的膽怯,贏得了所有同學心中的好評。指定嚴西光當班長,已不是什么懸念,從他引領大家來教室的那一刻開始,大家就認可了他,這個班的班長非他莫屬。

    李老師帶頭鼓起了掌,大家也跟著鼓掌,掌聲落下時,李老師向嚴西光揮了下手說:“請坐下!”

    稍頓了一下,李老師又接著并關切地問道:“大家認為嚴西光同學介紹得好不好?”

    “好!”大家異口同聲地回答。

    “那好,我們所有同學都來介紹一下自己。按座次順序,依次來介紹,一個同學介紹完,自動坐下,緊挨著的同學接著來。”李老師說完,向坐在第一排靠南邊的第一個同學伸過手去:“請你先來!”

    “我叫李道明,來自清河公社大李家,今年十二歲,考入這所學校,我感到非常高興,今后一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我叫牛國軍,來自離這里不算遠的山鄉縣棗園村,今年十三歲,很幸運來這里上學,希望今后大家能多給予幫助!”轉身向全班同學示意地點了一下頭。

    “我叫……”

    同學們依次介紹下去,真的不虧是從全縣選出來的優秀學子,所有同學不論男女,自我介紹中雖然顯出一種稚嫩,除個別聲音偏小外,無一人露出膽小的舉止。

    李老師聽完大家的介紹,很是欣慰,他笑了笑,總結性地說道:“大家不止來自我們縣,還有鄰縣及更遠的地方,大家能走到一起,很不容易,古人說得好,一輩子同學三輩子親,你們坐在同窗下,都是有三輩子親的嘍!將來無論走到何方,身在何處,你們都會彼此記得曾經在谷城一中一起學習過,生活過,并且互相幫助,互相支持,度過這段美好的時光!”李老師說到這里,小有激動,環視了一下整個教室,“你們說是不是啊?”

    大家被李老師的這段話所鼓舞,再一次齊聲回應“是!”雖語言簡短,但力道卻是很足,顯示出孩子們童稚之氣里隱含的堅定。

    “我們班人員多,給大家編個學號,這個學號就似部隊的編號一樣,如沒有什么大變動,這學號就將伴隨你三年,下面我宣布一下。據后來聽說,學號是按入學時的考試成績排名得來的,學號為一號的同學,當時的入學成績就是這個班級的第一名,因為分了兩個班,總成績第一的在一班,那第二名就在二班,互相交叉,依次序分配到兩個班的。也正是如此,在這里堅持三年的同學中,學號就一直沒有變動過。

    李老師在簡要地提了幾項要求后,讓大家到教室外排隊,男生站一隊,女生站一隊,兩隊從矮到高,依次排開,最后李老師按照高矮順序,對個別同學進行了調整,按照所站的順序,進行座次安排。

    下了燈課,大家回宿舍里休息,從放學到息燈,時間僅半小時,大家緊張有序地準備,然后各自進了自己的被窩,按照李老師講的,睡覺時不準亂說話的要求,沒有人違反規定,也許是孩子們忙了一天太累了,也許是畢竟是未成年的孩子,燈還沒有息,宿舍內便傳來只有睡眠時的低微鼾聲。

    早晨的起床鈴聲響起,那些在家中睡慣了懶覺的孩子們,此時卻一咕嚕從床上爬起來,急急忙忙穿上衣服,在宿舍前集合,李老師不知何時,早已等候在這里,然后與從女生宿舍走來的女生站隊合在一起,跟隨著李老師朝學校的大操場走去。

    學校的大操場并不在校園里,而是緊鄰校園的一塊空地上,操場在孩子們眼中,容易拿來與家里的曬糧場相比,不僅大得多,而且上面還有幾個整齊排列的籃球架,每個架子前面的地面踩出的光亮,顯然是打籃球留下的痕跡。在操場的正北方,有一個大的高臺,一位年輕微胖的老師在臺子上站著吹哨子,向下面的涌入操場的隊伍,不停地揮著手勢。

    隊列是按班級站的,從初中部到高中部,一字排開,當各班按照標注的位置站定后,高臺上的老師大聲說:“今天我們新來了兩個初中班,隊伍的排頭由初一一班來做,請聽口令,初一一班,左轉彎,齊步走!”

    初一一班的隊列是按照先男生后女生,男女隊列又按從矮到高排列的,站有最前面的四位男生是班里最矮的,但個子差不多高,四個人其中就有我們的主人公——穆珍。

    當最后一個班級步入跑道時,與最先進入跑道的初一一班幾乎連成一體了。這樣宏大的隊伍,在剛入校的孩子們眼里,也只有在電影鏡頭里看到了。

    以上見聞,是語文老師第一堂課上讓大家寫日記時記錄下來的,雖然有的只是只言片語,這些場景卻激起了孩子們對一中大集體生活無限熱愛,也為開始的新生活帶來無限熱情。

    充滿意激情與詩意的一中生活便在孩子們聞所未聞的場景中揭開了序幕。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