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之鬼帝尊 > 第32章 族比
    “今日是我水家一年一度的武斗之日,所有年滿二十一歲以下的年輕一輩都可參加。規矩按以往進行。”

    前六名者每人獎勵聚靈丹一枚,前三名者每人獎勵一枚洗陰丹一枚。

    隨著水一行的聲音落下,演武場上年輕一輩都忍不住露出震驚之色。

    無論是那聚靈丹,還是那洗陰丹,對于他們來說都是寶貝啊。

    尤其是前三名,那可是洗陰丹,長期存在于這獄界中,是免不了被陰氣侵蝕的,這洗陰丹便是針對陰氣侵蝕所煉制的丹藥,一旦服用了洗陰丹,那修為可是能有長遠的好處。

    “另外,此次家族比賽第一名,將有機會學習水家最高絕學弱水決。”

    “什么!”

    水一行話音一落,演武場上的年輕一輩頓時炸開了鍋,一個個激動不已。

    弱水決啊!

    那可是水家最高絕學,玄階功法!

    而且這弱水決只有歷代家主才能學習。

    水老爺子才修煉到底二層便已經是墨水城第一高手了,這要是修煉道第八層,眾人都不敢想象這威力能有多大。

    有了這個誘惑,全族年輕一輩更加期待接下來的比試。

    “水剛哥,這弱水決非你莫屬。”

    “是啊,是啊,水剛大哥,以你的修為拿到這弱水決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一群人聽了水一行的話后,紛紛把目光轉向水剛,一臉的獻媚。

    整個水家,也就從卿一門趕回來參加族比的水剛實力最高,在眾多年前一輩心中,水剛無疑是水家第一。

    “各位兄弟姐妹言重了,家族切磋,水剛盡力而為。”

    水剛看似態度謙虛有禮,實則是絲毫沒有把別人當一回事。

    這弱水決定是他的。

    他身旁還有一中年男子,跟水剛的表現如出一轍,絲毫沒有把水家放在眼里。

    一旁的水陽子和水善恩則是掛滿了笑容,畢竟這是他們這一脈的人,只要能讓那水千丈難看,他們就高興。

    水一行接下來又說了幾句鼓勵的話,便退了下去,真正的武斗終于要開始了。

    這第一件事便是修為測試。

    只有通過這修為測試的才能進行比試。

    負責評測的是一位司法堂的長老,名叫水嚴明,修為在鬼將三階。

    “測試開始!接下來誰先來?”

    隨著司法堂長老的話落,演武場上,那蔑視一切的水剛率先發聲。

    “弟子水剛,先來。”

    水剛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站起來,然后仰著頭,走到了測試臺,靈氣聚集,凝聚于掌心便向著那鼓狀之物擊去。

    “轟!”的一聲,一個掌印落在鼓上。

    “鼓石跳起六丈,水剛,鬼武境巔峰,半步鬼將。”

    隨著水嚴明的評測聲響起,下方眾人又是一陣震驚之聲。

    “半步鬼將?水剛大哥才不到二十歲吧?這天賦放眼整個東界也能排的上號吧!”

    “是啊,今天看來我們是沒有什么機會了,弱水決定是水剛大哥的。”

    一道道驚艷之聲響起,讓水剛的笑容越發得意。在眾人羨慕的目光里朝下方走去。

    水千丈冷冷的看了一眼水剛,然后湊近水柔的耳旁低聲說道:

    “二姐,你的丹田剛剛修復,要是遇到這人不要硬來。”

    “我知道,只是可惜了,這水剛實力如此強大,弱水決怕是要落入他的手中了,到時候二爺那一脈肯定越發的打壓咱們,唉~”

    水柔看了一眼水剛,心中嘆氣道。

    “誰說這弱水決會被他拿去,這不是還有我嘛?”

    水千丈眉開眼笑,帥氣的臉龐引得水柔一陣失神,恢復清明,看著弟弟臉上狡黠之色水柔忍不住笑了。

    “對,還有四弟在!”

    水柔知道這再也不是那個天天需要自己去保護的四弟了,聽說就連修復丹田的丹藥都是這四弟煉制的,還有什么事四弟做不到的?

    接在以上了幾個旁系的子弟。

    然后便是水無痕,水無痕上臺前還特意看了一下水千丈所在的方向。眼底的殺意越發的明顯。

    “鼓石跳起三丈,鬼武境四階”

    下面則是聽到水嚴明的一陣夸贊,而水千丈則是一臉的似笑非笑

    之后,直系子弟中,水冬寒鬼武境三階、水安從鬼武二階……

    終于,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弟子,水千丈前來評測。”

    話落,一道白色身影在眾人的鄙夷、輕蔑、或驚艷的目光下朝著測試臺走去。

    “看,是千丈少爺,他上去了。”

    “斯,上去又怎樣?還不是一個連聚靈都做不到的廢物。”

    “話可不能這么說,現如今的千丈少爺身手那么厲害,指不定跟往年不一樣呢?能夠聚靈了呢!”

    ……

    隨著水千丈的上臺,演武場上,一道道議論聲響起。

    水無痕兇狠的看了一眼水千丈,冷哼一聲。

    上臺了又如何,一個修不出靈力的廢物而已,就算再厲害今日也只有死路一條。

    水千丈無視眾人的議論和眼光走向鼓石。一直不習慣言笑的水嚴明對著水千丈微微一笑點點頭。

    “千丈少爺朝著鼓石用力拍擊就行。”

    “謝謝!”

    聽到從來都是一副嚴肅表情的長老開口對他說,他禮貌性的點點頭。

    然后右掌擊出。靈力內斂,鼓石“砰”的一聲響起。

    與之前水無痕水剛不同,前者聲響較大,而水千丈這一掌卻響的低沉。

    輕飄飄的一掌,卻蘊含著巨大的力道,就連旁邊的水嚴明都是一愣。

    旁人距離遠了感覺不到,但是他卻能感覺到。

    “什么?這水千丈不會連腦子都不好使了吧?他當這鼓石是什么?如此輕輕的一掌,如何比的過別人那蘊含靈力的掌力。”

    “裝模作樣,虛張聲勢,嚴明長老還對這樣的廢物微笑,為什么不把他打下來。”

    “呵,這四弟也真是的,明明沒什么靈力卻還非要測什么鼓石,難道不嫌丟人嗎?”

    一道道鄙夷的聲音自下方響起,卻絲毫無法影響太上的水千丈。

    就在眾人以為水千丈如往常一樣只是來湊熱鬧時,只聽到鼓石又發出一道聲響。。

    “砰”的一聲。飛起三丈半!

    “水千丈,鬼武三階修為!”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