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春色不似相逢好 > 正文 104.施計
    “一大清早的,是誰惹了你?”沈青歡問道。

    “外頭的人只傳,說皇上氣沖沖地從承歡殿里走了出來,去了葉昭儀宮中。可只有奴婢知道,那是娘娘您千方百計地送走皇上的。”

    沈青歡眼神黯了黯,不過還是說:“那又如何?且既然你知道,你又為何如此氣沖沖的樣子。”

    “奴婢就是為娘娘不平。”

    沈青歡笑了笑:“你瞧我不是好好的?有什么好不平的。”

    紅袖不說話,可她看得到,沈青歡的眼睛里都熬紅了,眼圈下也有些烏青。面容憔悴,看起來就是一夜沒睡好的樣子。

    沈青歡從銅鏡中,望見容顏憔悴的自己,也不禁有些唏噓。

    一大早,賢妃便朝著那受寵非凡的瑛昭儀宮中走去,門還沒推開,就聽見花盆碎地的聲音,她面上一驚,心中卻有些不屑。

    “昭儀妹妹這是怎么了?”她推開門,天真單純的臉上盡是關心。

    那劉瑤琴訕訕一笑,身邊的宮娥倒是先開口了:“早上有個不識趣的丫頭給娘娘梳妝的時候,弄疼了娘娘,娘娘這才生氣了。”

    “原來是如此。”傅玉靈點頭道,“這有什么好生氣的,妹妹快坐下吧。”心中卻想,想必是昨日皇上留宿葉昭儀宮里的事傳到了她耳朵里,此刻正氣的發狂吧。

    這樣一個女人,喜怒形于色,看起來最為兇狠,也最好除去。

    劉瑤琴到底是宮里的女人,緩了緩,便換上一張笑臉,道:“賢妃姐姐怎么一大早來了我這兒?”

    “自然來看望妹妹啊。這幾天皇上許久沒有來姐姐宮中,閑著無趣,這便多來各宮走走。”她生了一張天真無害的臉,自然說什么像什么,連劉瑤琴這樣的人,也禁不住信了她這番話。

    “姐姐是不知道,妹妹這幾天也沒有得到皇上的眷顧呢。”

    “怎么會?”傅玉靈吃驚道,“整個后宮都知道,現在妹妹你才是最受寵的人啊。”

    “昨晚上,那葉汝語不知是怎么將皇上拉去了她宮里...”

    傅玉靈笑了出聲:“皇上雨露恩澤六宮相等,偏寵妹妹一些,有什么不好呢?”

    “那是你沒出息。”劉瑤琴輕聲嘟囔了一句,隨后道,“話是這么說,可這六宮誰不想有皇上的獨一份寵愛?”

    傅玉靈陷入沉思,佯裝思考道:“確實如此,不過論姿色,論學識,妹妹確實是這屆秀女選出來的獨一份的,也應當得到皇上的寵愛。”

    劉瑤琴搖了搖手中的團扇,悠悠地說:“不過說起來,進宮之前,都聽說姐姐才是皇上最中意的人選,一封也封了妃,如今卻不見皇上特別寵愛姐姐...倒是奇怪。”

    傅玉靈一笑,像是沒把她說的話放在心上,輕輕動了動手上的茶蓋,說道:“不過昨日,姐姐去邀星閣與德妃葉昭儀一同品茶聊天的時候,卻聽說葉昭儀制的一手好茶,皇上是愛品茶之人,想必葉昭儀便是憑此贏得了皇上的關注吧。”

    “竟有此事?”那劉瑤琴一下便坐直了身子,不過旋即笑意浮上面孔,道,“妹妹知道了,多謝姐姐提醒。”

    “不早了,不如妹妹和姐姐一同去皇后宮中請安?”傅玉靈道。

    “好。”

    ......

    過了幾日,天氣不錯。

    正是深秋,最后一批的菊花開的正盛,沈青歡在宮中辦了個小聚會,邀請了六宮妃子來賞菊。

    為了辦好這場菊花宴,沈青歡把去年釀的桂花酒也搬了出來,還吩咐小廚房做了不少菊花糕。又吩咐宮娥們都換上黃色的宮裝,一時承歡殿熱鬧非凡。

    她本是不想邀祁晏來的,可傅玉靈再三要求,一定要祁晏來,她這才派紅袖去請了祁晏參加菊花宴。

    祁晏來的時候,那一盆盆的菊花正擺好,眾妃子也都坐著磕著瓜子,聊著家常呢。一見到祁晏,眾人紛紛起身,行禮問好。

    今天的祁晏看上去心情不錯,他徑直走向了沈青歡身邊的位置。

    “今日天氣不錯,你難得好興致。”

    沈青歡溫婉笑道:“冬日將至,難得天氣如此溫和,正適合賞菊。”說罷,喝了一口眼前的茶水,那樣子,她自己都險些將自己認作是溫婉賢淑的人了。

    祁晏微微一愣,不過也只是勾了勾嘴角,道:“皇后喜歡就好。”

    今日這茶香冷冽,祁晏對著葉汝語道:“這茶,又是你制的吧?”

    葉汝語站起身來,微微一笑,就如同這秋日里的菊花孤芳自賞的淡雅模樣:“正是。不過今日在菊花里,臣妾還放了些許檸檬。檸檬清香,加入后還可以微增酸意,祛除茶葉苦澀。”

    “葉昭儀果然是好心思,到讓我等顯得愚笨無知,望塵莫及了!”陸貴人說道。

    “怎么會,眾人都知道,陸貴人詩文出眾,十分了得。”葉汝語也夸贊道。

    一邊的寧貴人說道:“葉昭儀慧質蘭心,今后還要多教教妹妹。”

    祁晏其實心里最不喜這些矯揉造作的女人你來我往的樣子。他喜歡沈青歡,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并不工于心計,說話也總是坦坦蕩蕩的模樣。

    可他沒有發現,即使沈青歡現在也有些偽裝,他還是喜歡她。或許,如果真的喜歡一個人的話,那個人怎么樣,他都會喜歡吧。

    這個道理,他始終都沒有發現。

    瑛昭儀有些不屑,但礙于大家的面子,到底沒有說些什么譏諷的話。

    過了一會兒,有宮娥遞上了新泡的茶水,說這是葉昭儀特地為祁晏調制的。

    祁晏瞥了一眼身邊的沈青歡,還是保持著端莊的樣子,眼中看不出一絲醋意。他心神一晃,端起那杯茶,一飲而盡。

    “皇上倒真是把茶當酒在喝呢,想必葉昭儀的茶泡的實在是好,讓人忍不住一飲而盡。”劉瑤琴笑道。

    祁晏只是淡淡一笑,心里卻不以為然。若是...那日沈青歡泡的茶,他都不敢大口喝,怕沒得太快,但又怕嘗不出味道,因此喝的既快又慢,實在糾結極了。

    可能,這才是喜歡吧。

    卻不知怎么了,祁晏覺得有些頭疼,他眉頭微微蹙起,有些隱忍的模樣。

    沈青歡看到他這個樣子,想開口問他怎么了,可最后也沒說出什么,手心卻不自覺冒了汗。

    倒是瑛昭儀很是著急的模樣,站起身來,問道:“皇上怎么了?”

    祁晏此時已經后知后覺,這茶里一定有問題。只不過剛才因為沈青歡的緣故,他分了神,這才沒有注意到茶里的異樣。

    他覺得胸腔有一陣悶熱襲來,祁晏凝神靜氣,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緩過來。他的臉色陰霾的可怕。

    方才那一會兒的時間,沈青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祁晏冷汗直流,她從未見過他這個模樣。那一刻,沈青歡忽然想到了傅玉靈非要叫祁晏來的原因。

    茶里一定有毒...

    “祁晏!”沈青歡慌忙出聲。她竟沒發覺,自己對他的關心如此濃厚。

    “無妨。”良久,祁晏才緩緩吐出這兩個字,睜開眼,看了沈青歡,只需要一個眼神,便可以安撫沈青歡。

    “皇上如何了?”傅玉靈上前,擔憂地看著祁晏,道,“去查,這茶水有什么問題。”

    立刻有幾個侍衛走了上來,端走了茶水。一時間,好好的菊花宴氣氛十分沉重,無人敢說話,也無人敢抬頭。

    一炷香后,一個侍衛走了過來回話道:“回皇上,已經盤問過送茶的宮娥了,她說自己在泡茶之前,葉昭儀的貼身宮娥喜兒曾經過去將她叫走,因為這茶葉本來就是葉昭儀給的,所以她沒有多想就離開了。”

    沈青歡心里一緊,知道此事的矛頭,看似指向葉昭儀,但其實最終目的,一定是劉瑤琴。這局,傅玉靈早就布下了。

    “葉昭儀?”在座的人都有些吃驚,葉昭儀平時孑然一身的樣子,連爭寵都不屑,如今怎么可能干這種事情?

    “怎么不可能。”劉瑤琴張口道,“依臣妾瞧,葉妹妹就是仗著這茶才贏得了皇上的喜愛,摸準了皇上心思之后,對皇上下手罷了。”

    葉汝語倒是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她微微一笑,說:“可臣妾沒有殺皇上的理由。”

    “誰又知道在你宮里發生了什么,你會不會惱羞成怒,想殺了皇上呢?”

    “若我真有心,就該放鶴頂紅,絕不會放這種毒藥。”

    德妃徐晚晚也出面道:“葉昭儀是我宮中的人,皇上那晚宿在她房內,的確無事發生。”

    沈青歡眼神一黯。他果然是...

    未想到葉昭儀開口道:“姐姐不必為我說話,其實那晚皇上喝醉了,臣妾便辟了一間房讓皇上歇息。第二日皇上就走了,無事發生。”

    沈青歡自己都沒有發覺,她悄悄舒了一口氣,心情也不似方才那么壓抑了。

    祁晏緩緩開口:“葉昭儀說的不錯。”

    劉瑤琴見場面尷尬,便道:“那也說不準,是葉妹妹覺得皇上來了自己宮中卻沒有做些什么,心懷怨恨呢。”

    .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