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 正文 第1082章,多一些包容心
    俞庭宣一怔,很是驚訝,眉頭也攏了起來:“她為什么吐血?”

    “不清楚。”

    遲靖西道聲音從電話里傳來:“正在運送去拘留所道路上發生的事情,很是緊急。”

    “她平時倒沒有什么病,學校里的人例行體檢都會檢查身體,結果都挺好的。”

    俞庭宣想不出來為什么白清忽然吐血了。

    “一直身體狀況都很好嗎?”

    遲靖西有點意外。

    “是。”

    俞庭宣沉吟了下再度問到:“那你通知俞左了嗎?”

    “還沒有來得及,畢竟俞左年紀還不是很大,我擔心他并不能很好的處理好白女士的病情。”

    遲靖西出于這個考慮才決定的。

    “所以我覺得還是俞先生出面比較好,所以就聯系了您。

    “我跟她離婚了。”

    俞庭宣再度頓了頓,道:“人在拘留所有事,我相信警察會協助俞左處理好這件事,遲警官,我就不參與此事了。”

    遲靖西一愣,“難道俞先生你是擔心顧好?”

    “我說過了我跟白清沒有關系了,你不該給我打這個電話。”

    俞庭宣冷聲道:“遲警官,你這樣的安排,恕我不能接受,你到底存的怎樣的心思?”

    遲靖西聽到之后沒有再言語。

    小竹聽到這話,也是走了過去,從俞庭宣手里接過去手機。

    “遲靖西,是你嗎?”

    “小竹?”

    遲靖西一怔,沒想到小竹竟然在俞庭宣身邊。

    “對,是我。”

    小竹冷聲道:“把你剛才跟俞玉先生說的話,重新跟我復述一遍。”

    遲靖西只好道:“白清吐血了,正在送往醫院的路上。”

    “俞先生說的對,你不是警察嗎?

    既然他們已經離婚了就沒有什么關系了,你這個時候打電話給俞先生,又置我姐姐于何地?

    俞先生拒絕了你就對了。

    還有你明明知道我姐出事了,為什么不給我打電話?

    你是什么意思?

    不想要我知道我姐姐的事情嗎?

    白女士的事情,你們警局會出面,處理好一切,人在你們那里出的問題,你們就應該負責簽字。”

    “小竹。”

    遲靖西嘆了口氣:“我這不是希望事情有一個轉機嗎?”

    “那你來看過我姐姐嗎?

    你知道我姐姐是什么情況嗎?”

    小竹咄咄逼人的開口,語氣十分的不客氣,甚至是尖銳的,“我猜你看都沒看過我姐姐的情況吧?”

    遲靖西躊躇了下,道:“是,我沒有看顧好,只打了個電話。”

    “所以你沒有資格勸這些。”

    顧小竹冷聲道:“你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痛不癢,感情傷的不是你的姐姐,對吧?

    我姐肚子里的孩子跟你沒有血緣關系,可是跟我有。”

    “小竹,咱們的事情能不能不要牽扯到你姐姐那里,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希望事情處理本著和為貴的方式來。”

    “去你的和為貴吧。”

    小竹冷聲道:“白清的事情你自己簽字吧,你自己去負責,不要打電話來給別人添堵。”

    說完,小竹掛了電話。

    顧好聽得出來小竹的語氣不太對。

    絕對不是因為這一件事情就不對的,應該是中間發生了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最近她一直覺得小竹和遲靖西應該是關系不錯了,畢竟小竹進了三顧,工作的事情也漸漸步入了正軌,而遲靖西還在他的工作單位也挺好的,可怎么一段時間沒有緊密的聯系,聽起來的態度不太對了。

    小竹這些話夾槍帶棒的質問完全是跟遲靖西來勁,這怎么回事?

    小竹把手機還給了俞庭宣,開口道:“俞先生,雖然我跟遲靖西說了這么多不客氣的話,也怨怪他了。

    可理智的來說你們雖然離婚了,但一日夫妻百日恩,如果你很想去處理白女士的事情,也可以去。”

    說著,小竹目光看向了顧好。

    顧好點頭。

    “是的,俞先生,小竹說的對,你還是去看一看,處理一下白女士的事情吧,到底俞左年齡還小,他不一定能夠處理的過來。

    而且白女士突然吐血,這個情況很緊急,你去看看,也能了解一下。”

    “我不去。”

    俞庭宣搖頭,態度堅決。

    “我是不會去的。”

    小竹和顧好對視了一眼。

    顧好道:“如果您是擔心顧及我,真的沒有必要。”

    “不是。”

    俞庭宣搖頭:“至少不全是,我也覺得不該藕斷絲連,一來她出事,警局有人會負責找醫生治療,二來她也是有工作單位的地方,不用擔心沒有擔保治療,我可以出錢給治療,但要我再去出面,我現在覺得不合適。”

    他不想沒有一個明確的態度。

    顧好道:“可,俞左和俞右會怨您的。”

    “那是他們的事情。”

    俞庭宣道:“顧好,你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

    “俞先生,你可考慮清楚,不去的話,你的兩個兒子真的會怨你。”

    小竹也提醒的開口。

    俞庭宣還是搖頭。

    “我真的不在意他們怎么想了,我現在不需要再去顧及他們。”

    過去多年,顧及了太多。

    見勸不了,顧好也沒有再去勸。

    反倒是俞庭宣,先一步問了小竹:“小竹,你跟遲警官是不是有了什么矛盾?”

    小竹一怔,微微垂眸,沒有開口。

    顧好便立刻明白了,小竹和遲靖西之間好像真的有了矛盾一樣。

    “你們兩個到底怎么回事?”

    顧好也擔心的開口。

    “沒事。”

    小竹搖頭。

    “謝謝你們擔心,我和他,沒有什么大矛盾,就是生活的瑣事。”

    “你剛才怎么那樣懟他?”

    “他做事情,越來越矯情。”

    小竹道:“我現在每天都忙死,三顧的事情很煩很復雜,他也很忙,我們兩個本來交流就很少,再加上他爸媽參與其中的事情,所以瑣事就會多了,我已經從他家里搬出來了,去了十里華庭,但他最近不回十里華庭了,反到是繼續留在他家里住。

    當初是他提出來要搬走的,現在他回去住,我倒是里外不是人了。”

    小竹也是滿腹委屈。

    俞庭宣看姐妹兩個沒有隱瞞他,直接就說了這些事,他坐在沙發上,也輕聲開口道:“婚姻里還是多一些包容之心,才能走的更遠一點。”

    .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