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玄幻之神級大玩家 > 第269章
    管文吃過誅魔封妖陣的厲害,看到被法陣籠罩住慌了一下。

    但是很快就了解過來。

    這些法陣跟原先的誅魔陣并不是同一種陣法。

    這種花里胡哨的法陣。

    管文一拳打出,便全部搗破了。

    管文勢不可擋,石道子也沒轍了。

    一只手朝著石道子抓了過去。

    石道子感到周圍的空間都被管文束縛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管文長滿獠刺的手抓過來。

    這時候,虛空突然破碎。

    一個巨大的飛盤沖了出來,一下子就斬斷了管文的一只手。

    緊接著,虛空裂縫不斷擴大,一個人影從里面沖了出來。

    “什么玩意,這就是那魔頭嗎,讓老子來會會它。”

    石照光大聲喝道。

    那在天空中飛疾的圓盤繼續朝著管文切了下去。

    管文身上的魔氣呼呼呼的飛舞起來,然后右手又長了出來。

    邪劍化作一道光,斬向圓盤。

    鐺鐺

    那圓盤被打的飛了回去,上面一陣暗淡。

    石照光接下圓盤,有些心痛,“我的王級極品裝備,這就報廢了。”

    管文的真元,再加上邪劍的鋒芒,其他裝備基本是碰上即廢。

    顧不得心痛。

    管文暴怒的朝著石照光沖了過來。

    魔氣滔天,遮天蔽日,動靜好不夸張。

    石照光有些發怵。

    這時候,空間再次破開。

    一道充滿生機的綠色光芒沖了出來,倏的打在管文的身上,將管文打飛出去了。

    緊接著,數道身影從空間裂縫中穿了出來。

    “你們總算趕過來了,再慢一點我就gg了。”

    石照光咧著嘴笑了起來,沒有了之前的緊張。

    眼前出現的這三道身影,正是綠樹武館的秦桑。

    青草武館的三葉和五葉。

    一下子出現三個涅空境高手,虛空中壓力大增。

    到處都是那種強者的氣勢鎮壓下來,讓人難以抵擋。

    不遠處。

    青草子也沖了過來:“老家伙,命還挺大啊,這樣都死不了。”

    石道子道:“多虧了那幾個年輕人,可惜……”

    此時,場上也就剩下王洋和李銘城了。

    石剛,李葉和常青都隕落了。

    青草子道:“那就殺了這魔頭,替他們報仇。”

    石道子道:“好!”

    說著,石道子右手一揮,一道巨大的陣圖飛了出來,遮天蔽日,瞬間朝著管文籠罩下去。

    管文察覺到了危險,邪劍爆發出驚人的劍氣,斬了出去。

    眾人哪里容得了管文出手。

    石照光沖了出來,擋在石道子的面前,又是一個圓盤扔了出去。

    “鎮星盤!”

    石照光大喝一聲,鎮星盤一下子沖了出去,器韻鎮壓下來,如同鎮壓星辰一般,將邪劍的劍氣一下子鎮退了。

    但管文后面龐大的魔氣也涌了過來,和鎮星盤的器韻之力撞擊在一起。

    鎮星盤頓時一陣暗淡。

    就在石照光心疼的時候,兩道墨綠色的光芒也沖了出來。

    竟然是兩道剪刀分出來的利刃,化成兩條蛟龍朝著管文撲了過去。

    “青蛟剪。”

    三葉和五葉兩哥們同時大喝一聲。

    這青蛟剪是斬殺兩頭涅空境三重的青蛟煉制而成的,兇悍無比,威力驚人。

    涅空境五重以下的武者,碰到這青蛟剪都是一剪沒。

    兩道青光化成蛟龍,在魔氣中翻滾,然后朝著管文撕咬下去。

    管文揮出邪劍阻攔,但是這青蛟剪剛才還是緊緊糾纏在一起,在這時候卻瞬間一分為二。

    一道青光與邪劍撞在一起,另一條蛟龍則越過邪劍,朝著管文的腰腹位置狠狠咬了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管文已經來不及躲開了,連忙運轉魔氣和真元融合形成一道護身罡氣,如同鎧甲一般貼在身上。

    那一道青蛟剪鋒芒無比,哪怕管文有著防御,也依舊撕咬下了管文一半的身軀。

    但也僅此而已了。

    管文突破到涅空境九重后,真元強大到無與倫比,形成的護身罡氣堅不可摧,青蛟剪的威力只能秒殺涅空境五重的武者,擊傷管文已經是很難得了。

    青草武館的三葉和五葉兩個人,似乎早就預料到這個結果。

    打傷管文后,也沒有被這點勝利沖昏了頭腦。

    繼續控制著青蛟剪打壓制,不斷地攻擊著管文。

    而石照光和青草子也加入戰場。

    四個人追著管文打。

    這個情況,就算管文有三頭六臂也吃不消啊。

    而且在虛空中,一張古老的陣圖越變越大。

    無數雷火之光在閃爍著,就像雷云一般,動靜非常嚇人。

    管文此時也沒有了狩獵的心思。

    邪劍斬出四道巨大的劍氣,一舉震退石照光,三葉,五葉和青草子四個人。

    管文當即轉頭朝遠處飛去。

    “想走?沒那么容易。”

    石道子眼神寒芒一閃,雷火雙煞陣當即朝著管文籠罩下去。

    管文一劍斬開虛空裂縫,然后閃身沖了進去。

    但是那雷火雙煞并沒有就此消失,而是同樣打破虛空,追著管文消失在了虛空裂縫中。

    石道子從半空中落下。

    青草子道:“這樣都能讓他跑了,真是可惜。”

    石照光道:“能把他逼退已經是很難得了,就憑我們幾個人,想要殺死一個涅空境九重,不付出一點代價是不行的。”

    三葉和五葉道:“這也就是這魔頭并不想同歸于盡,不然我們幾個死上三四個是必須的,涅空境九重的強大,不是我們能想象的。”

    石道子道:“雖然殺不了他,但雷火雙煞陣也夠他吃一壺了,我需要找到更加強大的誅魔法陣來對付他,接下來我有預感還會遇到他的。”

    石照光道:“我們要聯系更多的人集合起來,一起打下蟲王谷,現在并不適合分散了。

    我聯系了破天,但是他一直沒有回應。”

    青草子道:“這個……恐怕石破天已經隕落了。”

    石照光連忙問道:“怎么回事?”

    青草子這才將那天的事說了一遍。

    “那天追殺那管文,最后大家都放棄了,只有石破天追了過去。現在管文變成了魔頭,石破天應該是死了。”

    石照光神情恍惚,但沒有多少悲傷。

    “那就聯系其他武館在蟲王谷的高手,我們打下蟲王谷,然后殺了這魔頭,再回去江城,這鬼地方我不想多待。”。

    這時候,王洋站出來道:“各位前輩,我們青陽武館雖然在江城和諸多武館是競爭關系,但是現在出來野外了,規則也可以變一下。

    我們青陽武者這一次也出動了三位涅空境的高層,絕對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