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惡魔囚籠 > 卷二十八:間隙 第六十四章 擁有者
    秦然一下子睜開了雙眼,扭頭看向了滿臉驚訝的艾克德。

    秦然給了艾克德一個眼色,后者就心知肚明的詢問起具體事宜來。

    “留守的警察與博物館保安都沒有看到盜竊者?”

    “‘克斯曼之瓶’是憑空消失的?”

    “監控被之前拿走取證,所以,暫時停止了運行?”

    ……

    連續的詢問后,傾聽著的秦然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巧合!

    太巧合了!

    他才剛剛解決了一次‘克斯曼之瓶’的盜竊案,還為此抓住了艾伍德公寓的盜竊團伙,并且揪出了波爾.納爾遜這個蛀蟲。

    結果,他才離開幾個小時,‘克斯曼之瓶’就丟失了。

    雖然責任不在他,但是秦然能夠明確的感受到一股挑釁感。

    掛了電話,艾克德看向了秦然。

    秦然感受到的挑釁感,艾克德也感受到了。

    而且,艾克德想到的更多。

    例如:那些他曾經看似服軟的對手。

    他相信,如果有機會的話,那群混蛋會毫不猶豫的反咬他一口。

    就如同他一樣。

    事實上,雙方早已是生死之敵了。

    只不過在沒有真正能夠置對方于死地前,誰都在盡力克制。

    “這件事有點不對勁。”

    “你先返回別墅,等我調查一下后,再考慮是否能夠介入。”

    艾克德十分‘愛惜’秦然的名聲。

    如果可以的話,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讓‘通靈者2567’的名聲出現一點兒污點。

    “應該不是針對你的。”

    “他們雖然和你敵對,但是只要腦子沒有壞掉前,就不會參與到這樣的事情里。”

    秦然搖了搖頭。

    “但誰也無法保證他們是不是瘋了。”

    艾克德身軀前傾,雙肘放在了雙膝上,手掌支撐著下頜,他在思考他的那些對手里,究竟哪個會是這樣的瘋子。

    秦然沒有反駁,也沒有打斷艾克德。

    因為,對方說的并不是沒有可能。

    但可惜的是,艾克德思考了足足五分鐘的時間,依舊是一無所獲。

    “現在我們怎么辦?”

    “要去雨城博物館看看嗎?”

    一無所獲的艾克德征詢著秦然的意見。

    “相信我,現在任何人都無法靠近雨城博物館。”

    “‘克斯曼之瓶’的丟失,早已讓警方所有人都暴跳如雷了。”

    “現在誰去,誰就撞在槍口上。”

    “所以,我們……”

    秦然一頓,微笑的看著艾克德,后者極有默契的說道:“戈鮑爾,回家,我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的,老板。”

    駕車的戈鮑爾沉穩的回答著。

    一夜充足的睡眠后,秦然準時的出現在了餐桌前。

    熱牛奶、培根、煎蛋和大分的牛排。

    廚師是按照秦然的吩咐準備的特殊早餐。

    電視中的早間新聞已經開始播送昨晚雨城博物館內‘克斯曼之瓶’的被盜事件,并且,特別提到了他在之前的表現。

    然后,鏡頭一轉。

    林安出現在了鏡頭前。

    這位中年警官,雖然整理了儀容,但是發紅的雙眼和沙啞的嗓音,足以說明對方一夜未睡。

    而且,采訪者們可沒有絲毫的體貼。

    他們一個個極盡所能的為難著這位警官,尤其是現在正在提問的那位女記者更是每次提問時都會提到他之前如何‘保護克斯曼之瓶’,但為什么換人之后,就變得這么無用,接著,話題就被引向了更廣闊的市民安全等方面。

    即使是隔著電視屏幕,秦然也能夠看得出林安的憤怒。

    假如條件允許,秦然相信林安一定會狠狠的教訓著這群火上澆油的女記者。

    搖了搖頭,秦然關上了電視。

    他不希望他美好的早餐時間被打擾。

    混雜著黑胡椒的香草汁,被廚師完全的灑在大塊的牛排上,秦然拿起了刀叉,迅速的將牛排切割成十幾份。

    牛肉選料上乘。

    入口不老,還帶著脂肪的醇厚。

    汁液的味道則是完全的壓制了牛肉中僅剩余的膻味,但可惜的是,牛肉原本的香味也被略微壓制了。

    莫名的,秦然想念含羞草的廚藝。

    然后,他想到了刀先生。

    也許可以預約一下?

    這樣的想法一出現,秦然就抑制不住的加快了進食的速度。

    雖然沒有達到他想象中的味道,但是不浪費食物,卻是秦然的底線之一。

    在將食物一掃而空后,秦然走向了室內的固定電話。

    他還是沒有答應艾克德選擇一部手機。

    并不是固執,而是他實在是太清楚,一部手機能夠做多少貓膩了。

    在沒有真正的強大起來時,以他現在的處境,選擇手機,太不明智了。

    不過,還沒有等秦然拿起電話,掛在墻上的可視電話就響了起來。

    “老板,外面有一個記者希望采訪您。”

    戈鮑爾一個手下的聲音傳來。

    “不見。”

    秦然很干脆的拒絕了對方。

    在這個時候采訪他,可不會有什么好事。

    雖然短暫時間內,他會獲得相當不錯的逆轉能量收益,但是從長遠考慮,就是殺雞取卵。

    秦然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而且,秦然不希望自己成為別人手中對付其他人的武器。

    秦然能夠猜到對方最終的目的是什么。

    在得到了秦然肯定的回復后,保鏢開始驅逐那位記者了,整個過程秦然沒有目睹,但是他聽到了那尖銳的女聲。

    “市民有權得知一切!”

    “你應該配合我!”

    “真相是最真實的回饋!”

    ……

    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但沒有改變越來越遠的結局。

    “真相是最真實的回饋?”

    “殘酷的真實,足以讓這種回饋變為一次災難的降臨!”

    “更何況……”

    “你真的是為真相而來的嗎?”

    秦然自言自語的回答著,嘴角閃過一抹嘲諷。

    他不介意追求真相。

    但他深知追求真相的前提條件是什么。

    對方顯然并不具備。

    就如同所有人都會自稱正義,但這樣的正義并沒有經過考驗,也就是……自稱罷了。

    誰當真,誰就真是傻子了。

    所以,秦然再次走向了電話,準備向刀老板預約晚餐。

    但就如同剛剛一般,在他的指尖剛剛碰觸到電話的時候,可視電話上,戈鮑爾的那位手下出現在了屏幕上。

    “最好不是關于那位記者小姐的事情。”

    秦然扭過身看著屏幕上的對方。

    “當然不是,老板。”

    “是一位名叫利頓.萊斯蒂的先生找您。”

    “他說他是‘克斯曼之瓶’的擁有者,我找頭兒確認過了,是真的。”

    “您有見他嗎?”

    保鏢詢問道。

    “‘克斯曼之瓶’的擁有者?”

    秦然一挑眉,眼中閃過了思索后,很干脆的點了點頭。

    “讓他進來。”.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