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民國諜影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三章 不知所謂(求月票)
    李志群的一句話逼得丁墨一頓,但是,他很快態度強硬地說道:“特工總部現在是新政府的直屬部門,是受特務委員會直接領導,這一件事情我會請示周部長,暫時不能給你答復,你還是稍安勿躁吧!”

    李志群看丁墨又和以往一樣拿周福山出來壓自己,忍不住心頭火起,他最恨的就是這一點,他自己的根基太淺,投靠日本人之前,不過是中統局的一個小特務,和那些高官們毫無淵源。

    可是如今丁墨就借著以前的地位和關系,和偽政府的一幫高官們打的火熱,尤其是和周福山的關系極為親密,兩個人聯手,以至于自己被壓迫過甚,空自掌握著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的實權,卻無法再進一步。

    為此李志群一直是深以為恨,他深吸了一口氣,強自按捺住心頭的怒火,緩緩地說道:“好,那我就稍安勿躁,不過主任,你不要忘了,是誰把你捧到了特工總部主任的位子?晴慶大佐的意思不容違背,若是等他開口,那你可就被動了!”

    說到這里,李志群沒有等丁墨說話,就轉身離去,走到問口他又頓了頓,回身再次向丁墨說道:“張名時這個人不知進退,不識時務,才有此下場,主任,我言盡于此,你好自為之!”

    說完,便摔門而去!

    丁墨一下子就明白了李志群話中意思,原來今天李志群不僅是來逼自己讓步的,而且是明明白白的告誡自己,張名時就是他下的手,這個混蛋竟然要撕破臉,掀翻桌子硬來了!

    丁墨頓時嚇得心頭一緊,后背滲出絲絲涼意,他被李志群的強硬態度給震懾住了,不得不說,丁墨這前半生久居上位,經慣了那些官場上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的手段,可是真要是真刀真槍的硬來,他到底沒有和李志群脫鞋光腳拼命的勇氣,這也不是他所長!

    李志群一動手就殺了張名時,這就逼的丁墨不知應對了,對方要刺刀見紅的搏殺,之前的官場人脈,親故關系,一下子都不作數了,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真要是拼實力,七十六號特工總部整個行動力量都是李志群的,自己是肯定拼不過,接下來自己該如何應對呢?

    丁墨眼珠子轉了轉,卻終究沒有這個膽氣,于是他趕緊拿起了衣帽外套,匆匆出了七十六號,驅車向偽政府財政部趕去,他要去向自己的新靠山周福山求援,商量如何應對眼前這個局面。

    與此同時,在上海憲兵司令部,石川武志的辦公室,電話鈴聲響起,正在辦公的石川武志,放下了手中的筆,伸手拿起電話來,電話那邊傳來值班軍官津田尚輝的聲音。

    “石川君,影佐機關的聯絡官松本少佐前來拜訪,有重要公務前來接洽,請您指示!”

    石川武志中佐現在在上海憲兵司令部的地位極高,可以說僅在司令官勝田隆司一人之下,自從他晉升中佐軍銜之后,一般只要是勝田隆司不在機關,所有的事務都是由石川武志來處理的。

    而今天勝田隆司正好去拜見駐軍司令官多田中將,于是憲兵司令部的一應事務都由石川武志來負責,所以津田尚輝把電話打到這里來請示。

    石川武志當下說道:“好的,請松本少佐到我的辦公室來。”

    放下了電話,石川武志并不以為意,接著處理手頭上的工作,上海的各大情報部門里,影佐機關算是等級最高的情報機關,他們經常會調用其他情報機關的資源和力量,當然必須要進行妥善的協調,不然也是很難得到其他部門的配合。

    這種情況并不罕見,憲兵司令部也經常遇到這種事情,不多時,門外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

    房門推開,一名少佐軍官在津田尚輝的陪同下走了進來,津田尚輝頓首向石川武志示意,然后退了出去,從外面將房門關緊。

    “石川君!”松本少佐也趕緊上前一步,向石川武志頓首行禮。

    松本少佐作為影佐機關的聯絡官,專門負責和各個軍方部門打交道,也曾經多次前來憲兵司令部聯絡工作,自然是知道石川武志其人的。

    松本少佐很清楚,這位石川中佐絕不是普通意義上的憲兵軍官,他本人出身貴族,是石川家的子弟,也是憲兵司令部的實權人物,地位僅在司令官勝田隆司之下。

    更重要的是,此人的影響力極大,并不僅僅局限于憲兵司令部,因為他是藤原會長的好友,極得藤原先生的信任和重用,作為藤原會社在軍界中的代理人,負責處理藤原會社和軍方的各種事務,在上海軍界交友廣闊,能量極大,可以說是叱咤風云的人物。

    總之這樣的人物,絕不是他這樣一個小小的少佐情報官可以望其項背的,所以松本少佐的態度極為恭順。

    石川武志看著松本少佐,點頭說道:“是松本君,許久不見了,今天是有什么公干?”

    松本少佐上前一步,把手中的一份文件遞交到石川武志的面前,接著匯報道:“我奉晴慶大佐的命令,前來請憲兵司令部配合調查一宗案件,請石川君過目!”

    果然又是這樣,石川武志心中有些不屑,自從影佐機關建立起來,憑借著深厚的背景,就經常指手畫腳地指派其他部門配合工作,這讓石川武志很是不情愿。

    他接過文件袋,纏手打開之后,取出文件,里面有晴慶正良的一封接洽信函,內容無非請求配合的一些樣式公文,石川武志都懶得翻看,隨手放在一旁,直接拿起文件查閱。

    可是很快他的眼神一緊,抬頭看了一眼松本少佐,然后又接著低頭翻看,搞的松本少佐有些莫名其妙。

    不多時,就見石川武志語帶不悅地說道:“松本少佐,你們是不是太敏感了?駐防軍隊扣留商隊,征召完成后,釋放人員和車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他們只是普通的作戰部隊,沒有甄別中國特工的任務和能力,你們就因為他們放走了一個中國特工,而懷疑他們的忠誠?再說這個時間過去一年多了,時過境遷,只怕很多事情都很難追查出來了。”

    聽到石川武志語氣淡然,顯然并不打算追究此事,松本少佐心中一急,趕緊解釋道:“還請石川君多費心,晴慶大佐說,這件事情非常重要,他懷疑有人通過關系放走了這個中國特工,而這個人很有可能和中國特工的一個神秘部門有關系,所以要進行詳細地追查。”

    說到這里,他深深的一躬,頓首說道:“一切拜托了!”

    對于石川武志他可沒有膽子用影佐機關來壓人,對方也不會吃這一套,于是只好強調事情的重要性,試圖來發動對方。

    可沒想到他這句話,差點讓石川武志從座位上跳起來,因為松本少佐口中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石川武志自己!

    石川武志的記性非常好,對于文件中提到的這件事記憶深刻,當初就是藤原智仁指示自己去鏡水大橋,親自把那支商隊放出來的,現在影佐機關竟然說自己和中國特工的神秘部門有關,氣得石川武志差一點就破口大罵了!

    事實上就在救人之初,石川武志就已經從藤原智仁的口中知道,這個商隊是愿意和日本人做生意的中國人,而藤原會社的貨物直銷中國占領區深處,沿途的關卡還是他負責打通的,其中獲取的利益極其巨大,這里面到底有沒有中國官方的參與,石川武志是心知肚明的,這個時代沒有官方背景怎么獲取巨大的利益?

    所以說就算是真有中國特工的身影在里面,石川武志也是不意外的,只要是為了利益,其他的都可以忽略,藤原會社的利益才是第一位,要知道藤原會社每賺取的十塊錢里,就有一塊錢是他石川武志的,這是他的立身之本,他有如今的權勢,都是出自于此,任何人膽敢損壞藤原會社的利益,就是他不共戴天的最大敵人!

    現在影佐機關竟然要追查此事,石川武志自然是絕不通融的,他看著恭恭敬敬站在自己面前的松本少作,心中不禁冷笑一聲,嘴里卻是和藹地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試著查一查,有消息就會通知你們,不過,松本君,你回去回復晴慶大佐,調查和監督軍方,是我們憲兵司令部的職權范圍,請你們不要冒然插手,不然,我們是不會答應的。”

    松本少佐聽到石川武志答應下來,不由得松了一口氣,至于石川武志口中提到的插手軍方調查,這當然不是問題,因為那怕是影佐機關,也是沒有權力這么做的。

    他趕緊回答道:“請石川君放心,我們只是請貴方配合,絕不會逾權做事的!”

    石川武志點了點頭,看著松本少佐恭敬地退了出去,這才把臉一沉,將手中的文件狠狠地摔在桌案上,破口罵道:“簡直不知所謂!”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