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道君 > 《道君》正文卷 第六四零章 請蒙帥寫五封信
    不怕提條件,就怕不吭聲。

    全、惠二人精神一振,全泰峰立刻追問:“什么前提?”

    牛有道:“雙方在邊境集結重兵對峙了這么久,遲遲不開戰是幾個意思?”

    這都哪跟哪?全泰峰還是回道:“全面開戰,事關國運,自然是不打無把握之仗,只待燕國內部禍亂到一定地步,便是趁勢進攻之時。”

    局勢明擺著的,牛有道以前也是這樣認為的,見過高見成之后才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一伙俗世掌權者正在利用大局造勢,把一群修士當猴耍,說白了就是在和修士爭奪話語權,硬來搞不贏修士,只能是來陰的。

    當然,他也在亂局中火中取栗,不會捅破,“兄長說到了關鍵,待燕國內部禍亂到了一定的地步,可據我說知,燕國內部并非完全沒有平叛的實力。”

    惠清萍皺眉,“弟弟,你到底想說什么?”

    牛有道:“我不想做墻頭草,可到了這個地步也沒必要說那虛情假意的話,我不可能拿南州上下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胡亂去做賭注,我必須要看到一點有利于我的苗頭我才能起兵,否則我也很難說服下面人,畢竟事關大家的利益,南州可還有個大禪山盯著我呢。兄長,大姐,燕國內部叛軍的攪和力度還不夠,我希望你們能把燕國內部的反擊潛力給逼出來,我才能出兵。”

    全、惠二人相視一眼,全泰峰問:“什么意思,怎么個逼法?”

    牛有道:“讓叛軍全力以赴,再攻下一到兩個州,逼得燕國不得不全力以赴。這樣對我有兩個好處。其一,我能觀察燕國到底有多大的潛力,我南州能不能出兵,這也關系到我能不能說服大禪山。其二,叛軍牽制了燕國內部的絕對力量,便于我南州大軍勢如破竹。只有做到了這個,我才敢起兵,否則我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賭博。”

    二人若有所思,不得不承認,站在對方的立場上,這是考慮的很周到的事情。

    全泰峰:“老弟,燕國哪還有什么潛力,諸侯兵力都是明擺著的,你太多心了。”

    牛有道:“我觀各路諸侯未必沒有剿滅叛軍的實力,只是無法齊心協力而已,所以這不是多心,而是穩妥。兄長,大姐,只需做到這個前提,我便出兵,其他的多說無益。”

    話說到這個地步,也的確沒必要再多說什么,于是事情就這么定了下來,一切以局勢導向為前提。

    事實上這也是最穩妥的辦法,哪邊局勢有利,便倒向哪邊才是常理,否則涉及這么大的事紅口白牙的承諾根本沒用,還是要有看得見的利益。

    二人離去前,牛有道又舊事重提,“說好的一千萬,只給我五百萬,你們做事未必有些不地道。”

    全泰峰哭笑不得,惠清萍亦嘆道:“我說弟弟呀,總不能你漫天開價我們就照著給吧,這又不是我倆的錢,我們也做不了主,五百萬已經很多了,多少修士一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錢,你就知足吧。你錢也得了,幾萬車糧食也得了,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做人不能太貪心了。”

    “好了好了,看你這一臉不痛快的樣子,不用你送了。”全泰峰抬手打住,不讓牛有道送了。

    管芳儀主動代為送客,將二人送出了山莊。

    待回到山莊內,發現牛有道站在了高閣上,杵劍眺望寥廓長天,面無表情的樣子。

    她也上了閣樓,見到他的背影獨自在風中,長衫衣擺隨風翻動。

    眼前的事,剛才的事,她雖然一直在牛有道的身邊,但卻是越來越看不懂了,感覺牛有道與以前比起來似乎又有些不一樣了,以前牛有道干的事她還有猜測的余地,如今眼見雙方把話給講透了,她依然無從琢磨牛有道要干什么。

    諸國紛爭角力一現,便是天翻地覆之勢,不知多少人家破人亡,不知多少修士惶恐不安,怕被這大勢給碾個粉身碎骨。而眼前這人,似乎在驚濤駭浪中駕馭著一艘小船載著一群人,與那些艨艟巨艦在巨浪中比肩,奮勇爭前,知難前行。

    山莊內忽飄來一陣哀哀琴聲,眼前的背影,竟讓她莫名的有種不知何處來的悲壯感。

    似乎知道是她來了,待她近前,問了聲:“莊虹又在彈琴?”

    管芳儀:“是吧。”

    牛有道略搖頭,“不自由時哀怨,自由自在了也哀怨,這女人永遠滿足不了。”也就隨便感慨了一下,說罷遞出了手中的五張錢莊票據。

    這個她喜歡,一把到手點了點便往袖子里塞。

    牛有道卻給了句,“你再親自去趟府城,把蒙帥給接來,注意保密,提醒王爺不要讓外人知道。”

    管芳儀當即埋怨,“口口聲聲說老娘是天下第一美人,嘴上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實際上卻把老娘當跑腿的使喚。”

    牛有道:“你又不是那種只知道漂亮不長腦子的,能者多勞嘛。另外,這五張金票給三張給王爺。”

    管芳儀頓時不樂意了,“三張?我的錢,憑什么呀,你不是給了他那么多糧草嗎?”

    牛有道:“很快,王爺便會有大量用錢的地方,有三百萬金幣在手,能為他解決許多麻煩,也能讓事情順利不少。”

    管芳儀從這話中意識到了有大變,遂只剩下了嘟囔,隨后快速離去……

    蒙山鳴到時,已是夜晚,直接降落在了牛有道的院子里。

    從南州府城出發時也做的相當隱秘,先用馬車悄悄把蒙山鳴給送出了城,之后才從城外帶走的。

    恭候已久的牛有道上前客客氣氣見禮,“讓蒙帥來回奔波,實在是罪過。”

    如今的南州,對他來說,蒙山鳴是個戰略性的存在,值得他誠心禮遇尊敬。

    蒙山鳴忙謙遜道:“道爺這樣說,讓老夫汗顏。”

    也沒有過多矯情客氣,牛有道又將他請入了自己的房間,又示意推著輪椅的管芳儀為蒙山鳴倒上一盞茶水。

    牛有道隔著桌子坐在了蒙山鳴對面后,問了句,“那些糧食,王爺那邊都收集好了吧?”

    糧車是一路壞的,糧食自然也是落了一路需要收集。

    “填飽肚子的東西大過天,不會有誤,都收集好了。”蒙山鳴確認了一句讓他放心,繼而又問:“道爺是不是沒打算把糧食還給朝廷?”

    牛有道笑言:“我們又不是叛軍,也是朝廷的一部分,在我們手里總比落在外人手里好。”

    蒙山鳴苦笑,“三大派那邊能輕易饒過?”

    “至少現在不敢把我怎樣,只要事后證明了我們是對的,相逢一笑泯恩仇,自然就過去了。”牛有道也給了他一句寬心話,接著到了正題,“白日里,韓宋的人又過來找我了。”

    蒙山鳴面色略凝,試探著問道:“勸道爺起兵?”

    牛有道微微點頭笑著。

    蒙山鳴心弦略緊,“道爺意下如何?”

    牛有道也沒瞞他,把與全、惠二人的談判經過原原本本的詳細告知了。

    蒙山鳴聽的臉頰繃了起來,“莫非道爺真要讓南州叛敵?”

    牛有道搖頭:“王爺乃大燕皇族,蒙帥乃大燕肱骨之臣,豈有自己反自己的道理,答應他們只是權宜之計,目的乃是讓叛軍逼迫朝廷…不讓朝廷束手無策,又如何會來求我等,又如何能讓王爺名正言順號令平叛大軍?”

    蒙山鳴若有所思著微微頷首,忽又皺著眉頭搖了搖頭,“朝廷怕是沒那么容易松口,一旦局勢危急,三大派應該會不惜一切聚集諸侯力量圍剿,不到逼不得已,不可能把平叛大權交給我們。只是,就算聚集了諸侯力量,然而各自懷了私心,誰被指揮都擔心自己會吃虧,這仗難打了,損失的還是燕國的實力,到了那個地步,實力大損,我們再拿到那殘兵敗將指揮權…唉!”他也只能是一聲嘆。

    牛有道握拳指節敲了敲桌面,“蒙帥言之有理,所以不能給諸侯彼此內耗的機會,這也是我請蒙帥來的目的。”

    “哦!”蒙山鳴目光投來,“愿聽道爺高見。”

    牛有道:“五路援軍,宮州刺史徐景月、圖州刺史安顯召、浩州刺史蘇啟同、伏州刺史辛茂、長州刺史張虎,這五人皆是蒙帥舊部。牛某想請蒙帥寫五封信,我會盡快安排人送到他們五人手中。”

    蒙山鳴疑惑道:“道爺是想讓我勸他們齊心協力嗎?他們的背后,如今都摻雜了太多,只怕他們自己也是身不由己,我寫信應該也發揮不了什么作用。”

    牛有道微笑,“那要看蒙帥寫的是什么。”

    蒙山鳴不解,“道爺想讓我寫什么?”

    牛有道嘴角帶著一抹詭意:“蒙帥在信中寫上,愿率南州人馬出征,愿不惜代價為大燕平定叛亂,寫明這個便足矣。”

    蒙山鳴還是有些糊涂,“這樣就有用了?”

    牛有道:“蒙帥說他們身后摻雜太多,說到底還是三大派內部的那些高層想保住自己手上的力量。他們五個收到此信,定會讓背后的人知曉。蒙帥試想,他們背后的人正苦于無奈,若有南州愿付出代價平亂,怕是喜不自禁,有人愿意做替死鬼擺平亂局,還能指望他們聚力付出代價嗎?必然是避戰,令朝廷人馬一敗再敗!”.
云南11选五遗漏走势图